成都侦探公司

四川成都专业找人、律师调查取证、婚姻调查一站式服务商13908007007

公司业务
寻人找址
专业找人
四川寻人网
债权债务 推荐
个人债务纠纷
企业债务纠纷
个人业务
婚姻调查取证
个人背景调查
律师收费标准
离婚律师
调查律师
法律顾问
业务领域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资讯动态 > 成都私家侦探,你好真坏呀

成都私家侦探,你好真坏呀

成都收账公司  2018-09-27  浏览:981

   陈阳回头一看,只见是穿着警服的叶以晴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诶,我说女流氓,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?”陈阳朝叶以晴瘪了瘪嘴,指了指林柔道:“这位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林柔,因为我上课时间太少,她今天专门来给我补习,难道你想把别人吓走不成?”

    学习委员?

    叶以晴看向林柔,目光一亮,发现眼前竟然是一位清纯到极点的美女,让人无法生出任何亵渎的念头。

    她这才觉得刚才的调侃有些过分,尴尬道:“噢,原来是林柔同学,刚才开个玩笑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林柔很是礼貌地笑了笑:“姐姐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先进去了,你们好好学习。”

    叶以晴对林柔笑道,转头瞥了眼陈阳,冷哼了声,快步走进了四合院。

    看着叶以晴的背影,林柔问道:“陈阳,她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和我一样,是四合院的租客,叫做叶以晴。”陈阳笑了笑,压低了声音,故作神秘道:“你可要小心,她虽然是警察,但是不喜欢抓贼,喜欢抓女人的胸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林柔吓了一跳,不由自主地抬起双手,挡在了胸口前。

    做完这个动作,她才反应过来,连忙把手放下,俏脸微红,朝陈阳撅了撅嘴道:“你肯定是骗我,她虽然有些凶,但是不像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。”

    陈阳嘿嘿一笑,带着林柔进了四合院。

    “陈阳,回来了呀。”

    苏子宁从厨房走出来,看到陈阳,露出温暖的笑意。

    她一见陈阳身后还跟了个人,愣了下,道:“咦,这位是?”

    没等陈阳回答,换上一套居家装的叶以晴走了过来,道:“是陈阳班上的学习委员,来给他补习的。”

    苏子宁一听林柔是来给陈阳补习,心里对林柔很是感激,连忙笑着招呼道:“快坐快坐,马上就开饭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姐姐。”

    林柔道了声谢,看着返回厨房的苏子宁的窈窕背影,她有些发懵,怎么这四合院里住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?

    尤其是这位穿旗袍的姐姐,虽然围着围裙在做饭,但却婉约得像是高门大户的大家闺秀,拥有一种书香门第的家族底蕴,让人很是看不透。

    这次没等林柔问,陈阳就主动介绍道:“她叫苏子宁,是房东的姐姐,为人特别好,总是给大家做饭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林柔点了点头,但心里还是很好奇,这叫苏子宁的房东姐姐,似乎对房客也太好了。

    晚上的这顿饭吃得很和睦,因为林柔在,叶以晴并没有和陈阳作对,而且她很是喜欢林柔,不时给林柔夹菜,表现得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大姐姐,和对陈阳的态度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而苏子宁则是笑眯眯地看着林柔,生怕哪里怠慢了这位学习委员,林柔就不给陈阳补习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林柔本来想帮苏子宁收拾碗筷,却被阻止道:“林柔,你赶紧去给陈阳补习,这些碗筷我来收拾就行。”

    林柔坳不过,只得和陈阳一起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此刻夕阳西斜,关上门后,房间里的光线昏暗,陈阳打开了台灯,幽幽的光芒照射下,氛围顿时有些暧昧起来。

    在桌前坐下,林柔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红,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,把教材拿出来放在桌上:“陈阳,明天考《高等数学》和《微机原理》,我先给你补习一下这两门课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陈阳笑着点了点头,心里却是暗想林柔可真是单纯,如果一晚上就能帮人把两门从来没学过的课程补习好,那这个世界要大学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当初为了攻克技术难关,那可是没日没夜的学习,眼睛都看花了才攻破米国的五角大楼防火墙,当时也就顺便弄了个麻省理工的硕士学位。

    林柔并不知道陈阳所想,她打开《高等数学》的课本,里面做了详尽的笔记,勾画了老师说的考试重点。

    “现在从头学肯定来不及了,我就把考试重点给你讲一讲,希望对你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林柔一脸认真,然后提起笔开始给陈阳讲解。

    讲了一会,她发现陈阳只是“嗯嗯”的点头,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偷偷瞄了眼,这才发现陈阳的眼睛斜睨朝下,脸上还带着几分坏笑。

    她低头一看,只见自己因为俯着身子,领口微微敞开,露出了一抹雪白之色。

    “陈阳,你好坏呀!”

    林柔连忙捂住领口,气呼呼地指着陈阳,羞得脸都红到了脖子根。

    陈阳见被发现,连忙把目光收回,挠了挠脑袋,一副茫然的表情道:“怎么了,柔柔,你干嘛骂我?”

    “你还问我,你刚才盯……盯着哪里看?”

    林柔气得一跺脚,胸脯随着动作颤动了下,她又挺了挺胸,似乎是在示意陈阳,刚才她发现了陈阳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陈阳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诱`惑,吞了口唾沫,指了指林柔T恤上的皮卡丘,无辜道:“我没看什么呀,就是觉得这小动物挺可爱的,有些走神。”

    陈阳这动作是指的皮卡丘,可同时也指着林柔的胸口,把林柔吓得往后一缩,撅起粉嘟嘟的小嘴,皱眉道:“不行,你太不认真了,必须要有惩罚才行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林柔嘴角露出一丝坏笑道:“这样吧,我给你讲一个小时,然后出十道题,如果你做错两道以上,就要接受惩罚。惩罚嘛,就是打你的屁股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光惩罚我,太不公平了。”陈阳嚷嚷道。

    林柔想了想,觉得确实有些不太公平,于是说道:“那这样,如果你十道题全部做对,你就打我屁股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柔的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却是暗想,陈阳一学期没上课,这会只学一个小时,怎么可能把题全部做对。

    “好,这才公平嘛。”

    陈阳点了点头,表面上一副要奋发图强的样子,心底却已经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接下来林柔认认真真的给陈阳讲了一个小时,陈阳也“认认真真”地听了一个小时,然后林柔在教材课后题中找了十道题,为了保险,其中一道还是非常难的题,她写在本子上交给陈阳:“就这十道题,你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很难呀。”

    陈阳咬着笔头,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,为了避免林柔猜疑,他不疾不徐地做着题,明明几分钟就能搞定,他却花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“做完了,柔柔帮我看看对了几道。”

    陈阳放下笔,把身前的作业本推到了林柔的面前。

    林柔看着全都解答了的高数题目,虽然不知道是否正确,但她还是狐疑地看了眼陈阳,这才对照课后答案进行了批改。

    “咦,你还挺厉害的,第一题完全正确。”

    看到第一题正确,林柔露出开心的笑容,心里感到了几分欣慰。

    接着,第二题,正确。

    第三题,正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九题,正确。

    接连九道题,全都正确,而且答案非常标准,林柔淡定不下来了,她偷偷看了眼陈阳,心想陈阳不会之前看过答案吧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道题很难,陈阳应该不会做对。不然的话,我难道要兑现诺言……”

    林柔看着最后一道题,心头突突地跳了起来。